恐怖小说 我的老婆是鬼王 书架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回到出租屋

“打完李炼这场仗,你想必也累了吧,来,我给你做个按摩,让你舒缓一下。”唐冰说着抬起手,在我肩膀捏了起来。

这手劲,就一个字,爽!

不过我不记得唐冰有练过什么按摩的技巧,我记得是谁来着,这个按摩的感觉我有些熟悉,但我想不起来是谁了。

“那个,唐冰,你这按摩手法,谁教你的?哎哟!”我一边想着,忽然转身准备像唐冰问道,发现我这转身有些用力了,自己把自己的肩膀给扭到了,这也是有点奇葩的。

唐冰笑了笑,然后把我又转了回去,淡淡地回答道:“哪有什么人教我按摩手法,不过是我自己琢磨的罢了。”

虽然听唐冰这么说,很有可能确实是她自己琢磨的,但我自己却不这么想,因为按摩手法可以相同,但不同的人按,那种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我可以确定之前一定是有另外的人给我以唐冰这种一模一样的按摩手法给我按摩过的,但我不知道是谁,准确来说我想不起来那是谁。

“舒服吗?刘阳。”唐冰在我身后亲切地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呼出一口本有些紧绷的气,向她回应道。

沉浸在唐冰的按摩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放下了手,说道:“洗个澡,休息下,今晚我们开庆功宴。”

“额,好。”我回头说道,然后看着唐冰慢慢地朝左边走去,然后走进了左边的房子之中,我记得那是仓库。

不过,我没有太过理会,去仓库肯定是拿一些存储着的东西,否则还能干吗?

我上了楼,来到了卫生间,看到一旁唐冰似乎早就为我准备好了换的衣服,没想到她还是考虑的这么周到。

我很快便洗完了澡,然后在之前的裤子口袋之中摸了摸我是不是留了什么东西,发现只有一台手机,而且看起来有些旧了的。

“咦!这不是我之前丢了的那台吗?我记得我好像是买了个新手机来着。”我好奇了看着那部手机,但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我是在什么时候丢了的,只是隐约间有过丢失的记忆。

“唉,又是记忆错乱吗?呵呵。”我不自觉地一个人傻笑了起来。

我没有再去想,而是将手机揣进了换下的裤兜之中,然后走进了房间之中,也许是因为按摩之后的关系,我全身心都放松了,所以我一躺在床上,很快就入眠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居然是晚上六点。

等等!这个时间不对吧,我记得我跟李炼打的时候就已经……

不,我这想起我之前那把刀插入李炼胸口的那个时候,天色似乎还很亮,所以又是我的记忆?

我急忙从房间里爬了起来,赶紧下楼,发现唐冰居然坐在大厅里看着电视。

“你这么快就醒了啊,我以为你至少要睡到七八点才起来呢。”唐冰应该是听到我下楼的动静了,我刚一下楼她就转身对我说道。

“唐冰,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疑问道,想知道个究竟。

“今天?没有什么日子啊。”唐冰以为我是在问她今天是不是什么重要节日。

我赶紧挥了挥手,急忙修正道:“不是,我是说今天是几月几日?”

“五月十八日啊,怎么了,难道你没看手机吗?”唐冰问道。

听唐冰这么一说,我赶紧掏出手机,看起了时间,发现确实是。

“这个,我们跟李炼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又问道,我的印象中,我跟李炼的打斗似乎是在傍晚,但我敢肯定现实肯定不是,否则现在绝对不会是晚上六点。

“我们跟李炼?让我想想,好像是昨天晚上开始的,而且还是李炼主动上门来找我们的。”唐冰想了想,说道。

“哦。”我点头回应道,但我发现自己却对这段时间之内发生了什么全然不知,不过我也没有跟唐冰说过多的关于我记忆的事。

“庆功宴几点?”

“晚上九点,就在华隆酒店,我已经预定好了。”

“那趁这段时间,我回趟我洛阳的出租屋吧。”我想了想,还有三个小时,以我的速度,很快就能回来,主要是我感觉少了些什么,似乎只有在那里才能找到。

“我开车带你过去吧。”唐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说着,我准备施展我印象中的身法道术,我想如果我能施展出来,就说明我记忆其实没有错乱,只是发生了一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可是,我发现我向前一踏之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还是待在唐家大宅的大厅里。

我这才低头笑了笑自己,原来印象中出现的事似乎还真是因为我记忆错乱才导致的。

“刘阳,你怎么了?”唐冰在一旁看到我莫名其妙的笑起来后,好奇地问道。

“哦,没事。”我摇了摇手,回答道。

“哦,不过开封到洛阳,有些路程,你自己一个人过去,来得及回来吗?”唐冰担心我会在九点前回不来。

我犹豫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还是你开车带我去吧。”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唐冰没有在意我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随口就答应道。

就这样,我坐上了唐冰的车,朝着洛阳,我的那间出租屋的方向行驶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唐冰开车的模样像极了我曾经见过的一个人,但那个人我想不起来是谁了,或许又是我的记忆错乱吧。

“吱~兹~”

唐冰将车停在了路边后,看了我一眼,沉声问道:“用我跟你一起进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吧,过一会儿我就会出来的。”我打开车门朝着她挥手说道。

“那,好吧。”唐冰无奈地点了点头,远远地看着我的背影,朝着出租屋走了进去。

我摸了摸口袋,掏出了那把开门的钥匙,走进了这间出租屋。

如果不是我亲自走进来,也许我根本不知道原来我何止是捡了便宜,应该是捡了大便宜,在洛阳市中心,这样的出租屋至少没有月租八九千绝对下不来的,然而我却住在了这样的地方,我那是有多幸运。

而且还是两层楼的,一楼的后边居然还有个关着门的小车库。

我走上了出租屋的二楼,发现这间出租屋的大厅居然非常的干净,我心想:这根本不是我的风格啊,如果真的是我住的,虽然不至于会像娱乐新闻报导里那么的乱七八糟,但也绝对不会像这般干净,这简直就是专门请小时工,不,小时工也不会做到这种地步。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