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说 我的老婆是鬼王 书架

第四章 请神不上身

车到村口的已经八点多了,我担心女鬼追来,所以不能先回家,直接去找三叔,一路跟着马春兰往张大毛家走。

因为马春兰说三叔在张大毛家做法事,山里的石头路到晚上跌跌绊绊的,马春兰走在我前面嘴巴就没有闲过,张大毛家前面有个大水塘子,两边种满了毛豆。正是秋收的季节,长的特别茂盛,遮挡着有些看不清楚路面。

马春兰劈里啪啦连珠炮似的嘴突然停了,让我不由得心里一紧。

“哎呀,有一扎钱,老娘今天要发财了”说着马春兰一百八十多斤的吨位灵活的蹲下便要去水塘边捞。

“马婶,小心。”我只看到四处漆黑,水塘像面光滑大镜子,实在是没有看见里有啥钱,便伸手去拉着马春兰。

“别拉我,老娘先看到的钱,捡起来可没你的份。”马春兰用力的甩开我,奔着路边一颗毛豆藤就要踩水里去。

“马婶,快起来。”我叫了很多句,马婶似乎没有听见一样,还往水里踩去,虽然我厌恶她见钱眼开的世俗样子,但我毕竟是个善良的老实孩子,做不到见死不救的。

突然我看到水塘边上有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小孩,借着月光,我看到它头顶也有一层黑气,比出租屋里面白衣女鬼妙灵暗淡了很多,它脸很苍白,眼睛里泛着淡淡的绿光,嘴巴扬着一抹得意的笑正要伸手去拉要下水的马春兰。

我脑海里立马闪过一种判断,小孩不是人,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许是出租房里见过的场面比这更加恐怖吧。我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往小孩的头砸了过去。“嘭”溅起了一片水花,小孩消失了。像是砸在了水里。

“咦,我的钱呢?”马春兰立马爬了起来,楞了一下破口大骂起来:“你个臭小子,谁让你扔石头的,把老娘钱都砸沉了,你赔给我。”

“什么钱,根本就啥都没有,快走吧,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我指着还在泛波浪的水塘。

“你胡说,老娘看得真真的,一扎毛老头,全给你砸没了。”马春兰不肯走,看着捡钱的地方心痛的惋惜她的意外之财。

真是秀才遇见兵了,我只能无奈的道:“你想想一扎钱掉水里还能不沉下去,大晚上的这个多毛豆藤挡着还能让你看到?”

我这么一说,马春兰看了下四处漆黑的环境,突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变得一脸惊恐道:“对哦,我刚刚好像是感觉有啥东西把我往下拉一样,落水特别快。”

我刚庆幸马春兰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阴沉沉的孩子哭声从水池下面突兀的响了起来:“呜呜呜,哥哥我头好疼啊,我要你来陪我玩。”

声音像个七八岁的孩童,但是阴冷的刺耳,我心脏忍不住噗通噗通跳起来。

“不好,快走!”我拉着笨重的马春兰撒丫子就跑。

身后那个阴冷的童音忽近忽远的道:“哥哥,别跑,你跑不掉的。”

一口气跑了半里路,它好像并没有追上来。我想起出租房里女鬼跟我说的话,跟她阴阳交合后,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他们对我特别的感兴趣。

别人看不到的东西,难道就是鬼?或者是马春兰头顶的黑气,就是被鬼选上的鬼气?如果以后都能看到鬼,岂不是每天都要生活在恐惧里?还有它为什么说它们对我会特别的感兴趣?

我们一步也不敢耽搁,很怕池塘里的小鬼追上来,又担心出租屋里的女鬼追来,一路跑到了张大毛家。

路上听马春兰说,张大毛死的蹊跷,一家人晚上都不敢在灵堂呆着,跑去干女儿家住的,灵堂只有三叔在那里。

幸运的是一进灵堂大门就看到三叔,马春兰拉着三叔就不放,说了路上的经过后就要三叔给她驱邪。三叔拿了一道黄符给她,才打发她安心的回了家。

马春兰走后我还没来得及说出租屋的事情,三叔一脸怪异的对我说道:“阳阳,你小子闯了大祸了?俗话说阎王好惹,小鬼难缠,你无端给马春兰挡了煞,它今晚没有找到替身,势必不会放过你的。”

“啊?那怎么办,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三叔你快教教我,怎么办才好。”我心急道。这是才出虎口又入了狼窝啊。

三叔意味深长的望着我笑了下,指着法坛旁边的蒲团道:“乖侄儿,我能不救你吗?去哪儿虔诚的跪着,等下它来了我来请神上你身。老子早叫你跟我学道士,你小子要跑出去厮混,自食其果了吧。”。

“学你的道术要跟你一样守童男身,您忍心我们刘家断后啊。”这可是我最怕做三叔徒弟的原因,我可是从小就立志要娶N个漂亮老婆,然后发家致富,做富一代的。

三叔随手拿着的金钱剑使劲在我脑袋上重重敲了一下道:“谁说我要让你守童男身,我只是想传你些防身道法的,你小子花花肠子一堆,守身是为了上矛法术请上神上身,修为有登峰造极的茅山传人才会故意终身保留童男之身。我们茅山正派是禁止用道术敛财害人的。”

我按照三叔的吩咐,规矩的跪在摆着香烛的法坛下面对他道:“三叔,您可得给我请个厉害点的,万一……”

“嘘!别说话,它来了。”三叔神情凝重的环视了下四周。

一阵冷风吹过,院子四处的树叶唰唰作响,虽然有三叔在,但是这种氛围下,我还是有点瑟瑟发抖。

突然围墙上的砖头“啪!”的掉下来好几块,我看到一个全身红衣的女鬼,飞身而下,阴冷的面容,两个眼角还滴着血,头顶的黑气虽不比出租屋的女鬼强大,但是比水池边的小鬼强了很多。

我顿时感觉被三叔骗了,起身大急道:“三叔,怎么来的是个红衣女鬼,不是刚才那个小鬼呀。”

“别动!跪着!我什么时候给你说了只会来一只小鬼啊。”三叔一脸无赖的表情接着道:“本来今晚正愁怎么对付这只女鬼,谁知道你阴错阳差的回来了,三叔只好借用下你身体请祖师爷上身。”

瞬间被三叔坑哭了,眼看女鬼飘近了,三叔在我额头一阵乱画后开始双手结印,闭着眼睛嘴里一阵念念有词,我只听懂了后面两句,祖师爷请上身急急如律令什么的!

三叔念完咒语,剑指指向我,可是我依然没有感觉身体有啥变化。

不是说请神上我身吗?三叔见我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下刚才的操作,我还是没感觉到变化。

三叔懵了两秒,愤怒的一脚踢在我屁股上:“我去你个小兔崽子,你什么时候破了童子身了,这下惨了,祖师爷不肯上你身。”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