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说 我的老婆是鬼王 书架

第三章 哪儿去求救

色胚,流氓,骂的是它自己吧……

心里虽然这样腹诽,但是淫威之下,哪儿敢狡辩。

我捂着被女鬼踹的生疼的屁股,扶着棺材爬起来一看,顿时吓的我28颗牙齿全都咯咯打颤。

那个飞进屋的黑色棺材盖子打开着,里面横七竖八躺着好多具尸体,有得尸体已经出现浮胀,发出令人恶心的恶臭,看得我一时没忍住,哇哇!的一阵干呕。

“把他们的心都给我挖出来。”妙灵无视我反应,扔过一双橡胶手套,和一把镰刀一样奇怪的匕首。

“啊?……”挖心?我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我两腿不停的哆嗦,不自觉的尿了一裤子。

我惊悚的看着尸体,这些不会是在我之前的租客吧。

“啊什么,你只有一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否则下场跟他们一样。”它看了眼我脚下的那摊液体鄙视的瞪了我一眼,冷声呵斥后,就飞去客厅。

完全不顾昔日床上的情份。

我颤颤抖抖的戴上手套拿起匕首举步维艰的来到尸体前,我想哭,这个房间没有窗户,不然我宁愿死。

我这应该不算犯法吧,人不是我杀的,我只能算是个变态。

我牙齿咯咯打颤的压低声音祷告道:“各位大哥在天之灵,千万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恶婆娘,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去找它报仇吧……”

话还没说完,客厅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们是没有灵魂了,也听不见你的祷告。不过你还有40分钟,再嘀咕就把舌头拔了。”

吓得我顿时不敢吭声了,它居然还能隔着墙听到我的话。

我哆哆嗦嗦的对着一具具苍白的尸体,拿着匕首做起了心脏解剖手术,像个不称职的外科医生,因为我一直在发抖,虽然他们面部很安详,但每一刀下去我都放佛能听到他们痛的惨叫,我内心充满了恐惧。

但更令我惊讶的是,我剖开他们胸口后,发现胸腔心脏的位置放的是一块椭圆的鹅卵石。连续几具尸体心脏全部是鹅卵石。难道这个女鬼怕我太无聊了,杀人后把人心换成了石头,然后在让我来剖着玩?

又或者它把石头放尸体里面捂着能变成什么法器?想到此处,我仿佛看到了生机,努力的端详了几遍这些挖出来的石头心,用匕首划了几下,除了颜色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它还是一块不折不扣的石头嘛。我有些失望。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妙灵又丢过来一些针和线,纱布之类的东西,吩咐我把他们伤口缝好,还原成之前的样子。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知道这些尸体的来路,我不敢多问,只是机械的按照它吩咐操作。只盼着这只女鬼能不把我也变成这些尸体中的其中一具。

折腾了一晚上,终于按照它的要求做完了,看着一条条歪歪扭扭趴在尸体上的大蜈蚣,我很难相信这是我缝上去的。

“嗯,手脚还算利索,也不是一无是处嘛。”它翻来覆去检查了后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无是处,就一无是处吧,这时候谁敢跟女鬼顶嘴谁就是傻逼!

我顺着它毛,小心翼翼道:“我都帮你把事儿做完了,你应该可以放了我吧?”

当然我心里的声音是去你娘的一无是处,等爷出去了找个道士收了你个女色鬼。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你了?”女鬼冷冷的说道。

“……”我无语。

女鬼见我一脸呆懵样子,突然又恶作剧似的恢复了以往娇媚的样子。

用手指在我胸口画了几个圈圈,嘴唇凑到我耳边轻柔的说道:“白天我不在家,你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我阴阳交合之后,你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而且你已没有童子之身护体,它们对你可都是感兴趣的很,所以不要想着逃跑,否则跑出去后我可救不了你。”

说完不等我反应,女鬼妙灵轻松的扛着棺材穿墙而去了。

直到白影完全消失,我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颗悬浮的心顿时落了下来。

“谁他妈要你救,你不害我,我就我弥陀佛了,蝼蚁尚且偷生,不跑难道等你回来弄死我吗,就算不死每晚要我做这种活,都得被你折磨疯。”

我哪敢相信它会救我,只当它是在威胁,跑回房间拿起手机跟钱包跑了出去,跑出去后我才开始思考一个重要的问题。

去哪儿呢?直接回家?要是女鬼追上来,岂不是要连累爸妈。

报警?告诉警察我被女鬼强暴了,还逼着我给尸体挖心?然后挖出来一堆石头?那估计明天开始我得在精神病院过了。

或者说去找房东老太太,要回房租,再揍她一顿?指不定她跟女鬼一伙的,现在女鬼就在她哪儿。

思虑再三后,我终于想起了一人,就是我老家的三叔。

三叔是个茅山道士叫刘天明,在我们那一片小有名气,只是整天疯疯癫癫说自己有天命在身,三叔没儿没女,对我特别疼爱,曾经还说要收我为徒,吓得我不愿意跟他亲近。

在此之前我绝对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鬼神之说,我也不想做个穷困的神棍。

天色缓缓放亮,东方已经亮起了鱼白肚!

我一口气跑到了车站,在赶早的人群中,心里才稍微平复了恐惧,听老人们说鬼怪都是畏惧阳光的,所以白天不敢出没,我只想在这个时间内快速的买票去找到三叔。

辗转了几次车站终于在傍晚前坐上了回村的小客车,三叔跟我家在一个生产队。

我家是山区,镇上回村里要坐两个多小时的车,车上大多都是附近几个村的农民出来赶集采办货物的,我爹是老实巴交的庄稼人,除了近处的邻居很少有人认得。

小时候跟着三叔出去玩得多,所以沾着三叔的光,附近几个村的人好多都认识我。

上车就有人给我打招呼。

“咦,这不是刘长明的侄儿刘阳嘛?外面赚大钱回来啦?”一个40多岁的胖女人对我说道。

“哪儿有大钱可赚啊。出去混日子罢了。”我对她应付的笑了下。

这女人我认识,就是我们村的马春兰。不知道为啥,我看到她周身有丝丝黑气袅绕,我没告诉她,因为我觉得自己可能惊吓过度有点眼花。

又听她接着对我说道:“你三叔可是赚了大钱了。昨天村长儿子张大毛无缘无故死了,请你三叔去连做七晚法式驱邪。这个数。”

马春兰升出五个手指在我眼前晃,眯着眼一脸妒忌的说道。

“唉唉。马大姐,我也听说了,你们村接二连三死了好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仅死的莫名其妙,下葬前天连尸体都消失了,是不是真的啊?”旁边一个妇女也凑过来问道。

我听得不寒而栗,想起出租房里的尸体,不会这么赶巧那白衣女鬼也在我们村害人吧。

“那还能有假啊,派出所的车都去了好几趟,都查不出原因。”马春兰道。

“你们村子里是不是有啥不干净的东西呀?我可听说,人死前周围都不清净的,张大毛跟你家就一墙之隔,你也请刘天明去你家看看,给你治下邪气。”

“呸呸呸!你个狗日的乌鸦嘴。”马春兰笑骂道。

他们说的死者张大毛是我的小学同学,仗着自己爹是村里首富又是村长,从小就横行霸道。

我默默听着几个妇女七嘴八舌的八卦,看着窗外即将降临的夜幕,恐惧又油然而生起来。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