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说 我的老婆是鬼王 书架

第二章 天上掉下的艳遇

第二天,闹铃响了十多遍,我才艰难的醒过来。

身边已经没有妙灵姐的身影,我才20岁,懵懵懂懂的我,初次经历男女之事,我回想了下,觉得妙灵姐迎合我的样子,说明她是自愿的。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艳遇。

我一个穷小子,妙灵姐居然看上了我,虽然这让我很疑惑,但心里还是情不自禁美滋滋的,300块钱租个房子,合租的美女还看上了我,怎么想怎么觉得划算。

我一边盘算着晚上回去怎么向人道歉,一边来到工作的公司,不过又跟昨天一样,一直不停的打瞌睡。旁边几个要好的同事打趣的问我,是不是搞对象了。

我得意的告诉他们搬了现在住的新家,他们都特别不相信,说我租的地方可是富人区,不可能300块钱租到一个主卧。

我不服气还给他们翻了当时找房子的58同城信息。另一个同事却说这个招租信息都贴了好几年了,他们都以为是骗人的。

我也觉得这事特别的怪异,到了晚上我特意提前了半个小时下班回家,迫急的想问下妙灵姐这个房租情况。

我敲了下妙灵姐的房门,没人回应!

出于好奇我拎了下球形锁,没有锁门,居然打开了,我伸进头看了一眼,顿时把我吓懵住了。房间里面没有床,空荡荡的居然放着一个……

一个黑色的棺材。

我吓得连退了好几步,感觉后背撞到了一个冰冷刺骨的身体令我浑身一颤!

“啊!”我惊呼了一声转过头去,骇然发现是妙灵姐。

“妙……妙灵姐,你……你……。”

妙灵姐脸色比昨天红润了一些,见我打开了房门似乎很不高兴,冷冷的说道:“你你你,你什么?想说我房间有个棺材是吗?”

我惊魂未定的直点头连连应声道:“嗯嗯”

妙灵姐扬起嘴角,冰冷的面容抽动了一下轻描淡写道:“那是金丝楠木棺材,我给家里快过世的老人准备的,因为名贵不放心放在工匠那里,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大惊小怪?我的大姐,那可是一个棺材,放在家里,我能不怕吗。等下,如果这样,房间里没有床,那妙灵姐睡哪儿?不会是睡在棺材里面吧。

我是个老实孩子,妙灵姐的解释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又说不上来,随即问道:“那妙灵姐,你睡在哪儿啊?”

妙灵姐见我恐惧消退娇笑了下俏皮道:“我睡你床上呀,小滑头,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账了啊?”

昨晚确实睡的我床上,妙灵姐这么一说,我便想起昨晚我房里春色满园的画面,脸红着低下了头道:“妙灵姐,我问的是以前……”

唔!我一句话没说完,妙灵姐脸颊就已经贴了上来,一股谈谈的芳香拂面而来,我竟然又有些克制不住了。

妙灵姐轻咬住了我的嘴唇道:“我就要说现在,你提前下班回来,是不是想姐姐了。”

我迷离中来不及说话,有些口干舌燥起来,在妙灵姐细腻且冰凉凉的舌头强势攻击下,冰火相容,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促使我迫急的抱她去了房间,对她举起了枪。

由于晚上没有吃饭,又拼命的耕了地,我觉得特别乏力特别的饿,妙灵姐善解人意说要去给我做吃的,让我休息一下,我睡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妙灵姐端着昨天一样的黑肉汤进来喂我喝了一大碗。

吃饱喝足后,我们又开始翻云覆雨,直到凌晨三四点妙灵姐才放过了我。第二天我又垂死挣扎了很久才醒了过来,妙灵姐又不见了。

一连几日都是如此,下班回来看到妙灵姐我就忍不住了,各种姿势发泄,看我累了她都会叫我休息一两小时,然后给我煮上一碗黑色的肉汤,催促我喝完再继续,天亮起来都不见人影。

今天周末不上班,按照惯例,天亮我醒来妙灵姐又不知去哪儿了,我慢条斯理的起来,洗漱时惊愕的看到镜子发现我眼圈特别黑,整个脸色发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胸口的红色胎记也变得暗淡了很多。

我越想越是疑惑,我是个特别内向的老实孩子,第一天见到妙灵姐怎么敢那么主动的拉着她做羞羞的事情。

况且我才20岁,初次经历成人的这种事情,欲望怎么会这么强烈,导致我纵欲过度的样子,我拿了手机百度了半天也不解。

还有妙灵姐房间放着的棺材,难道她租了房子就为了放那么名贵的棺材?太诡异了,我决定,再去妙灵姐的房间开个究竟,反正我们也是这种关系了,应该不算入室行窃吧。

我敲了下房门,果然没人回应!

我拧了下门锁,妙灵姐似乎没有锁门的意识,一拧就打开了,我畏畏缩缩的把房门推开了一个缝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棺材居然没有了。

这么大一口棺材,几个大汉都不一定能抬动,昨晚,妙灵姐一直跟我睡一起,早上也没有听到一点响动,怎么会消失了呢,房间里空无一物,像是装修好后就没人住过,一件摆设都没有。

我脑袋瞬间闪过一个念头,这个房子不干净,妙灵姐该不是被什么鬼上身了吧,还是她……

我不敢往下猜想,我不是一个胆大的人,但我绝对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妙灵姐跟我有了肌肤之亲,如果房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我一定要救妙灵姐,不能一走了之,我必须把事情弄清楚。

我想起贞子里面,鬼是不能在照片上显像的,那应该也不能在视频里面显像吧,我回到房间在网上搜索了安装监控的视频,又跑出去买了几个微型摄像头,分别装在了两个房间里面,将终端连接在了手机上,设置了自动录像,想到晚上好看个究竟。

一周下来我身体疲惫不堪,弄好监控倒下床就睡了一天。

到了晚上我醒来时,妙灵姐已经坐在床前不知道看了我多久,她主动来吻我,然后,我们又进入了滚床单的模式。

到了半夜妙灵姐又出去给我煮汤,我挣扎着起来打开手机。

拉了视频好长一段,浪费了好长时间,接下来我看到了让我汗毛直立的一幕。

视频时间7:35:00房间门打开后,一个黑色的棺材凭空的飞进了妙灵姐的房间。

我转换了视频,换到了我的房间,更让我惊恐的是,我床上根本没有人,视频里只有我自己在各种姿势的做着动作。

天啊!

吓得我手脚一发抖,手机,啪!掉在了地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妙灵姐悄然无息的端着汤进来的,面容没有了以往的温柔,冷硬的吓人,它显然是看到了我监控的一幕。

我竭力想掩饰自己的恐惧,但还是忍不住手脚一直发颤。

“妙……灵姐。”

妙灵姐,不,应该说是这个女鬼,知道我发现了它的真实面目,语气也变得阴冷起来,道:“你我本是前世夫妻,我不想伤害你,你却偏要找不痛快。”

我哆嗦的问了一句很白痴的话:“前世的夫妻?妙灵姐……你……你是人还是是鬼?”

妙灵姐原本冰冷的面容,顿了顿,又变得俏皮起来道:“你不是知道了吗!”

它一边笑着一边端着碗向我走了过来,我完全捉摸不透它的喜怒,如果这时候我还觉得它是天上掉下来的艳遇,恐怕就真是二百五了。

虽然两腿发软不听使唤,但恐惧还是促使我爬起来撒丫子想逃。

我抓起衣服慌忙的往墙角一窜,谁知道脚下不稳,一个踉跄踢倒了床头的鱼缸,水倒在了地上,我才闻到有种刺鼻的气味,难以形容。

我从床上跳下来的,赤脚踩在水里,脚底传来一阵痒痒的感觉。

女鬼见我踢翻了鱼缸,突然恼羞成怒起来:“你果然想作死,居然打翻我这千年尸水。”

千年尸水?

我心里一阵恶寒,吓得立马又跳了起来,往门口冲去!

可刚跑两步,只见白影一闪,妙灵姐又站在了我前面,怪异的笑了下,一只冰冷的手突兀的抓住了我的肩膀,往上,轻松的一提,像拎小鸡崽子一样,把我腾空拎了起来。

我意识到想要从鬼手里逃跑太天真,只能哭丧着脸道:“妙灵姐,求你放我走吧,我还是个孩子。”

女鬼依然是一副冷峻的面容。

看来这个千年尸水很重要,女鬼不会放过我了,亏得我白天还想着救她。

就在我绝望之际,听见女鬼阴冷着脸咬牙道:“放你?你打翻了集巨阴之气的千年尸水,要想活命,就帮我做事抵债吧。”

说完女鬼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眸子里的凶光看得我直打颤。

“做……做事?”我结巴道。

我情不自禁的想起床上的事情,难道这个女鬼看我活儿好,是要养着我每天啪啪啪?

它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居然轻视的冷笑了一声,说道:“哼!色胚,跟我过来吧。”

说完,然后飞到了它房间门口,示意我过去。

我硬着头皮走过去,到了门口我就后悔了,它房间里一股子浓烈的血腥味,我不敢猜想她带出去了棺材装了什么回来。

想到录像视频里面,一个棺材凭空飞了进去,应该就是女鬼拖着棺材进去的,只是女鬼没有显现在视频里面。想到此我心里早已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进去啊,小流氓!”女鬼吼了我一声,但我走到门口,腿就像两根煮熟的面条似的,软的怎么都甩不开。

女鬼见状,又鄙夷的冷笑了声,在我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我扑腾一下,一个踉跄就跌进了房间。

艹!我也是很委屈的!

被一个女鬼迷惑,不对,应该是迷奸的,在此之前,我只是一个20岁的纯情男孩子,它不仅迷,奸,了我的第一次,还居然叫我流氓,色胚……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