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小说 生人未禁 书架

第一章 开篇

晴朗的上午,我倚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资料,忽然弹出一条微信语音信息,赶忙点开,耳机里立刻响起超哥的声音:“千哥,我到云南了,刚下飞机,你那边怎么样?”

我回复到:“我正在查那些资料,还那样,我还困在这儿出不去,你在那边一定注意安全。”

不多时超哥再次发来语音:“知道了,你也是,这边的事一弄完我就赶回去,这事儿结束后要是咱俩都还活着,你欠我一顿饭啊。”

我回复到:“这事儿结束以后,只要我还活着,我欠你一条命。”

超哥没再回复我,过了几分钟,给我发来个傻笑的表情。

忽然有些意兴阑珊,我放下手机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

阳光明媚,公平的洒在每一个想被晒到的人身上,不要钱,也不分是本地户口还是外地户口。

看着这情形,我忽然想出去走走,回身拿起手机清空浏览记录出门,坐电梯下楼。

十三…十二…十一…三…一

电梯外面的走廊很阴凉,穿过走廊,打开防盗门,外面的情形和我第一天搬到这个小区时基本一模一样。

抱着骨灰盒绕着草坪转圈的那个男人还在例行公转,周围那帮坐着晒太阳的老人家全都没看见他一样,沉默如雕塑般的坐在各自的马扎上。

只是在我出来时,有一两个老人用死气沉沉的浑浊瞳孔稍微看了我一眼,但马上便转移视线继续沉默的晒着太阳。

打闹的小孩,闲聊天的大妈,修剪草坪的保洁,一切看上去都那么正常,正常的就好像这回要讲的不是个恐怖故事一样。

我一路溜达到小区正门,负责看门的物业大爷从门岗里走了出来,冷眼看着我,一语不发。

我有些无奈的举手投降说:“大爷,我不走。”看门大爷说:“你也得能走得掉。”我说:“是啊,我逃不出你们的手掌心,我认栽。”

看门大爷没再说话,只是很清脆的“哼”了一声,自顾自返回了岗亭。

我转身往回走,顺便掏出手机来试着打电话,打家里电话,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10,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20,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打130,提示拨的号码不完整。

算了,不报警了,上次他们那么轻易就让警察相信我有病还把我关了起来,想想那一个月,简直就像是在地狱里度过的一样。

也对,跟警察说那些事,他们能信才有鬼呢。

还好你们没断我WiFi停我水电,有这三样再加上空气,老子就能活下去,想到这儿,我也清脆的“哼”了一声。

没走几步,抱着骨灰盒那人正好经过我面前,我很恶趣味的跟他打招呼说:“章哥,又遛骨灰呢,盒儿这几天见胖啊。”

那人跟没听见一样,毫无反应的从我身边擦肩而过。

我有些无趣的继续往回走,边走边回忆着自从搬进这个小区后的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是去年这时候我没搬到这鬼地方,那我现在肯定不是这副鬼样子,唉,当时还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走进电梯,按下十三层的按钮,脑子里思绪万千,要是超哥能成功,我能躲过这一劫,我一定要把住进这小区以后的事全都记录下来,让更多人知道。

那,该从哪儿说起呢?唉,当然是从住进这小区的第一天啊…

那天的阳光也很明媚,头一天和跟老板闹翻后,我就被直接赶出了员工宿舍。

晚上和在单位认识的超哥在路边摊一直喝到断片,第二天头昏脑胀的独自从快捷酒店出来就开始到处跑,给自己找落脚点。

多半天时间,终于被一位中介带到了这个后来几度差点要了我命的小区。

“要不是这里的房子这么新,就这价钱,我还真会以为是因为有什么‘脏东西’呢。”站在新房里打量着四周,我开着玩笑说到。

身旁胖胖的中介大姐笑点很低,听到我的话她一阵爽朗大笑,笑声过后才说到:“这孩子,年纪轻轻的咋还信那些?世界上哪有鬼?何况这是新房。你大姐我就不信这些,怎么样,没意见的话咱们签了吧?”

我逗大姐说:“您不信鬼神,那刚才进门时您干嘛还要对着空房子敲三下门?”

大姐这次笑得不是很爽朗,她略有尴尬的说到:“习惯了,哈哈。”

这小区都是新房,相当新的那种。

按中介的说法,这里是一片旧城区改造,改造过后,回迁户们每人手里都拥有了两套以上的房子,全在这一个小区里。反正手里不缺钱,所以他们就很随意的低价出租多余的房子。

我当时信了。

中介大姐一气呵成的帮我办好了所有的租赁手续,交完钱后我问大姐:“大姐,房东是个啥样的人?他怎么完全不露面?”

收过钱后中介大姐的笑点便提高了,她语气平淡的说:“哦,一般人,我们都是老熟人了,所以全权委托我来办,那,房子的钥匙,祝你在新家生活愉快。”

我拿着钥匙并没急于回新房,而是坐车回原公司集体宿舍去拿我的行李。

“猪八戒怎么样了?你来帮我搬东西他知道不?”到达宿舍,我冲早已等在这里的超哥问了一句。

‘猪八戒’是我们私下给老板起的外号,人如其名,绝无贬义。

超哥无所谓的说:“猪八戒回家养伤去了,估计三五天都不会回单位,同事们让我过来给你搭把手,他们帮我打掩护。”

超哥这人偶尔很二,偶尔很精明,但是却是我步入社会以后唯一一个在工作中交的真心朋友,我喜欢他跟我特别像的那股子愤世嫉俗。

“昨儿谢谢你啊,要不是你绊倒猪八戒,我想揍他那个块头的还真有点难度,哎,你啥时候辞职?”

虽然昨晚和超哥喝酒时我就谢过他了,但还是忍不住想再说一遍。

超哥懒懒的说:“再说吧,你走了,我辞职削他的时候就没人替我绊他了。”

我有些伤感,毕竟是场小别离。

想了想我笑着说:“算那帮犊子够仗义,还知道给你打掩护。”超哥说:“不白仗义,晚上去给你烧炕,你懂的。”

超哥边说边上手帮我拿着行李,我说:“那必须的,全叫上,我做东。”

超哥回公司继续上班,我独自回到小区,把两包行李放进房间就上外面逛了起来。

这小区一共四栋楼,‘田’式分布,每栋有四个单元,开放式小区,乍一看四通八达的。

一楼的网点房全是各种各样的商铺,林林总总,花样很全,似乎什么都有。

我租的房子很新,近乎毛坯,家具啥的就更别想了,唯一的好处就是空间大。

简易桌子塑料板凳外加菜和酒,忙活半天,终于把晚上用来‘烧炕’的材料置办齐了。

滨海城这边的酒很特别,一个大铁桶装四十斤当天刚酿出来的绝对新鲜的啤酒,平时买酒都是用塑料袋装着论斤卖,走在街上是道很有地域色彩的风景,一袋一袋黄黄的漂着泡沫的液体…

回到新家简单收拾了下,心下感慨着今晚只能先凑合着打个地铺了,还好是夏天,地上不凉。

忽然手机响起,我接起来就听到超哥的声音:“哎,千哥,我们到你小区门口了,再怎么走来着?”我说:“那你们跟那儿戳着吧,我下来接你们。”

挂掉电话,我连忙坐电梯下楼,一走出单元楼防盗门就看到一帮人正站在小区门口左顾右盼,我忙招呼到:“哎!兄弟姐妹们,这边!”

喊完我便使劲咧嘴笑着,直到大伙走到我面前,我忙把钥匙递给同事‘刘哥’说:“来就来了,看你们客气的,还带啥东西?那什么,刘哥,你先带同事们上去吧,1302,我再去买点东西,超哥,一起。”

超哥不满的说:“一什么起?自己去。”说完就想溜,我忙死死的拽住他,然后冲刘哥客气的笑了笑。

刘哥也笑着说:“好,我们先上去参观一下你的新家,一会儿见。”

说完同事们就一起进了单元楼,看到单元防盗门完全关上以后,我冲着一脸贱兮兮的超哥就是一通炮拳,直到把这货打的快笑岔气了才住手。

等超哥缓了缓我白了他一眼说:“你行啊你,把她也叫来干嘛?恶心我是吧?”

超哥贱笑不减的说:“你别这么说嘛,你跟人家李小萌本来也没什么吧?何况要是就把人家孤零零的留在宿舍,你觉得好看吗?再说了,把大伙全叫上这也是你说的,别赖我啊。”

我一时有些无语,是啊,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她的纯又没说是专门表演给我看的,她选择哪个男人是她的权力,碰巧看到她和猪八戒也不是超哥的错,不关他事。

大爷的,可你当时干嘛非让我撞见啊?

我刚想再骂两句解解恨,超哥却先抬头看着四周的楼说:“你这小区…风水有点问题啊…”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