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禁区猎人 书架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配合失误

有时候林朔也会反思自己,为什么跟苗成云这家伙在一块儿的时候,自己的智商会下降那么多。

后来他得出了结论,这只能解释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会儿就在眼皮子底下,俩人居然就这么不见了,够丢人的。

其实仔细一想这很正常,自己都闻到老爷子的味儿了,老爷子自然也就闻到自己了,再说还有章连海在,不暴露才怪呢。

林朔只能吼了一声:“散!”,然后跟苗成云分道扬镳。

倒不是嫌弃他拉低自己的智商,而是这种情况下不能待在一块儿,彼此碍手碍脚不说,还容易被人一锅端了。

跟苗成云一分开,林朔只能保持高速移动的状态。

自己和苗成云,不会对林乐山和章连海下死手,所以远程手段不会用,人家可没这个讲究,偏偏章、林两家猎人还是猎门修力里远程手段最强悍的。

此时先手已经没了,敌在暗我在明,停在原地容易被两个一块儿招呼。

同时跟苗成云分开归分开,但是距离肯定不宜太远,两人得能隐隐接应上,这样一旦一个受到了攻击,那么攻击方也会暴露,另一个就能想办法围魏救赵。

这种战斗意识,林朔认为苗成云肯定是具备的,好歹是昆仑学院实际上的院长大人,教学生就该这么教。

结果林朔人刚窜出去没多远,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了。

因为苗成云一个巽风飞行,整个人这就上天了。

人家这样倒也不算错,林乐山和章连海在地上那是两尊神仙,可天上就办法不多了,苗成云只要飞得足够高,自保无虞。

这样他上打下,既有视野又有手段,非常稳妥。

可他这么一来,就等于把林朔当成了诱饵,至少要承受林、章二人的一波攻击。

林朔是有苦难言,心想苗成云这家伙平时不待见自己,关键时刻又太看得起自己了。

念头刚转到这儿,林朔心里就警兆骤生!

他一个转身反手一挥,一掌就拍掉了一柄飞刀。

速度很快姿势很帅,可挥出去的右手掌面却骨折了,手掌都变形了。

章连海的孔雀,力道太霸道,自己这肉身凡胎还真禁不住。

不等手上的剧痛传到大脑,一根长枪就从斜刺里杀了出来,直钻林朔的腰眼!

角度刁钻速度快,这一枪让林朔避无可避。

如果林朔只会修力和炼神,那局面就已经无法挽回了,死得透透的。

好在他还会借物,刚才人一开始跑动,“风火跃迁”就在准备了。

他在等章连海的飞刀,也在等手上的感觉。

飞刀从哪个方向过来的,就意味着章连海人在哪里,而手上的伤势有多重,就意味着章连海跟自己之间的距离。

有了这两条信息,“风火跃迁”就明确了落点。

千钧一发之际,林朔的身体在原地忽然消失,再次出现已经在章连海身后。

这是佯攻,他知道哪怕自己出现在章连海身后,也不会有什么战果。

因为“章家不动刀”防背后的效果跟身前几乎一样,水泼不进。

他的目的,是让章连海防住身后之后,企图转身反攻。

章连海一转过来,林朔人就又消失了,回到了刚才受到袭击的地方,那儿有老爷子。

老爷子林乐山手里那杆长枪神鬼莫测,只要被他拉出适当的距离,那谁上去都是透心凉。

可长枪毕竟是长枪,在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林家人缺乏贴身手段。

林朔只要想办法靠近老爷子,那就十拿九稳了。

这一跃迁回来之后,站位正合适,自己前胸几乎贴着老爷子的后背。

如果是取老爷子的性命,那现在林朔就已经能得手了,只是他当然不能这么做。

同时在这样的情况下,老爷子要想扭转这么大的不利局面,且得花点时间,而章连海过来也需要时间。

而这里只要有一秒钟,林朔的念力就足够破防了。

林家人神魂一体的修为,在没有追爷的情况下,本就不如章家人的肉身菩萨,这是目前林章两人合力时,最大的弱点。

结果林朔刚要得手,天上一道雷就直直劈在了他身上。

当头当脑,名副其实的五雷轰顶,猎门总魁首头发都立起来了。

“啊?”天上苗成云一声惊呼,“你怎么忽然出现在那儿了?”

林朔这会儿没脾气,自己要不是同样具备自然之力,这一下就算死在天上那个家伙的手里了。

于是这辛辛苦苦抢出来的一秒钟战机,林朔只能以自然之力去化解掉自身的麻痹。

而这一秒钟,前提是林朔得动手缠住林乐山才行,这会儿人都被雷劈麻了,动不了手。

于是林乐山一甩枪尾,打飞了背后的林朔,顺便抽断了林朔两根肋骨。

林朔没招儿了,一边吐血一边调集巽风之力,把自己送上了高空,去找那个罪魁祸首。

挺好找的,苗成云这会儿就在钩蛇脑袋上站着。

苗公子臊眉耷眼,看上去挺不好意思的。

而钩蛇则抬起尾巴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意思很明显,俩儿子打架能菜到这个份上,她这个当娘的实在没眼看。

林朔飞到苗成云跟前,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抬手一指苗公子的脸:“你小子到底是哪头的?”

苗成云原本心里还过意不去,听林朔这么一说脾气也上来了,说道:“这能怨我吗?两人配合打架,我在上面远程支援,你就得在下面把人拉住了,不能乱动弹。结果敌人没动,你自己窜来窜去的秀操作,一点团队合作的意识都没有,那就活该被雷劈呗。”

林朔这会儿是真在吐血,老爷子那一记枪尾扫击不好受,他捂着胸口说道:“要不这样,你把身子怀给老丈人,我直接一打三,这样省事儿。”

“娘,你就别在地上写字儿了,我俩这会儿没心情看。”苗成云先对钩蛇说了一句,这才低头对林朔说道,“这就得怨你,你安排得不对。

我俩以前怎么配合的,不是我在前面作死,你在后面兜着嘛?

那时候配合多好啊……”

说到这儿,苗成云似是察觉到不妥了,卡主了。

“你倒是继续说啊?”林朔说道,“这次是我安排的吗?我只是说了一个‘散’字,你自己窜天上去了。”

苗成云面露尴尬,然后说道:“要不这样,咱再来一次,毕竟是第一次这样配合嘛,有点误差很正常。”

“不不不,咱还是换回来吧。”林朔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去前面顶着,我在后面接应。”

“就你这小心眼,你还不得用雷劈死我啊,我才不上当呢!”

“你们俩,够啦!”天地之间忽然一声娇喝,这声儿林朔和苗成云还都认识。

林家五夫人,小五,这方世界的主神。

小五之前一直没动静,林朔知道她是在忙着找女魃安全官的身份,这会儿忽然出声儿了,那就意味着她已经找到了。

兄弟俩马上闭嘴,都抬头看天,等小五宣布结果。

“那人的身份,别说你们了,我都很意外。”只听小五的声音从天上传来,“不过呢,这会儿你们先不忙知道他是谁,而是把目前的场面尽快处理一下。

因为很快,他就会亲自在你们面前现身。

他非常强大,我不能在他附近出现,否则必然会暴露,只能赶紧撤离了。”

还有,婆婆,我建议你也撤,你现在这状态瞒不过他的。”

钩蛇点了点头,然后脑袋一甩,就把哥俩送上了天。

林朔和苗成云人在天上飘着,就看见底下巨大钩蛇脑袋一垂,这就陷入了沉睡。

老娘云悦心看样子是走了。

“现在怎么办?”苗成云问道。

“还是我下去吧。”林朔说道,“你下去撑不住。”

“你慢着。”

“干嘛?”

苗成云看着林朔的右手,说道:“我处理一下你的伤。”

一边说着,苗成云这就开始处理林朔手上的伤势。

苗老先生这趟来没空着手,挎包里有些绷带。

苗成云先把林朔的掌骨扳正,然后用绷带一圈一圈缠上。

这就很酸爽了,林朔直冒冷汗,咬着牙没吭声。

“疼肯定还是疼的,不过这样你的手掌至少能受力了。”苗成云说道,“老爷子这具身体是水火专精,现在这个天时地利,没水没火的,远程攻击他本来就差点意思,天雷之术算是极限了。我会一直用这个术,你在下面提前防范好,这样就算被劈到也没影响。”

“嗯。”林朔点了点头。

“好了。”苗成云放开了林朔右手,提醒了一句,“追爷去哪儿了?”

“我俩想一块儿去了。”林朔沉声说道。

说完,猎门总魁首人就没了踪影。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