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禁区猎人 书架

第一千零七章 迷雾杀机

在昆仑山的这场大雨中,接连跟章连海和林乐山交手之后,林朔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老爷子和义兄过世得早,当时林朔刚刚步入强九境,对两人到底有多强大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而没有多少切身的体会。

这下他明白了,那就是仅仅以自己的修力手段,想要制服他们俩这根本做不到。

战斗走向不受自己控制,很容易弄出你死我活的局面,这是不行的。

而且现在老爷子和义兄距离很近,真要是跟其中一人酣战,另一个很可能过来偷袭,一对二自己死定了。

而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其实是老丈人苗光启。

有他在,自己的阳八卦借物手段几乎被锁死,战斗体系少了重要一环。

所以为今之计,就是得把这位老先生找出来,先对付掉。

只是苗老先生的强大,林朔是有直观印象的,他跟父亲义兄不一样,如今在现实世界还健在呢。

不仅健在,他修为甚至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能跟三龙级的存在抗衡了。

西王母播撒在欧亚大陆的力量,云苗两家就是最原始的两颗种子,云家祖师爷和苗家祖师爷还曾是一对夫妻,万年之后,这两支血脉延续到今天花开两朵,分别是云悦心和苗光启,这都是修行界的奇才。

和老娘那种蛮不讲理的修行天赋不同,老丈人这一生修行那还是比较坎坷的。先是在国内被老娘和老爷子压制,后来出国了又被神佑骑士压制,他性子又高傲,差一点误入歧途。

好在真金不怕火炼,几道坎迈过去之后,他如今已经跟老娘一样,是华夏大地的定海神针。

甚至比起老娘那种纯真的性子,林朔更信任他。

一九九八年的老丈人,当然还没以后那么强大,可依然不容小觑。

老贺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了,这就是明证。

不过,要杀死贺永昌这样的人物,老丈人不会一点损耗都没有,这会儿不知道躲哪儿疗伤呢。

不能再等下去了,这老头会医术,再等下去说不定他就恢复了,要赶紧把他找出来。

不过找他之前,林朔得先办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把身后的两根尾巴给甩掉。

老爷子和义兄正在追杀自己呢,要是带着这两位去找老丈人,那敌人就算胜利会师了,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在山林里,要从林、章两家的老猎人手里逃脱,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要不是有这场大雨,林朔还真做不到,这也是他下峰顶之前,让苗成云弄这场大雨的原因。

只是大雨能屏蔽林家人的嗅觉,可章家人的兽语特长是不能完全屏蔽的,章连海还是能够找到自己,只不过用时比平常要久一些。

这也就决定了,林朔要制服苗光启,必须是速战,不能拖。

林朔莽足劲在山里穿行,速度提到了极限,至于道路的选择,能上树就上树,能找石头就找石头,绝不去泥里,这样不留痕迹。

在山里七弯八绕了大概有二十来分钟,林朔终于停下了脚步,倚靠在树干上不断地喘息。

一口真龙气到这儿跑没了,得缓缓恢复一下体力。

而现在这个位置,就是他之前感知到的苗贺两人战场附近。

林朔从包里翻出来三块肉干,这是牦牛肉,一片片撕下来塞嘴里不断咀嚼着。

跟老丈人这样的对手较量,必须要尽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三块肉干肯定吃不饱,但总比没有强。

肉干很快就吃完了,这会儿外面下大雨,雨水淋在树上被树叶汇聚,就跟无数条小山泉似的。

林朔随手一伸就接了一捧水,咕咚咕咚喝了,一顿饭就这么草草了事。没吃饱也没喝足,不过仓促之下也就只能这样了。

抹了抹嘴,林朔念力一动,就开始抽调这里的自然之力。

他知道老丈人是水火亲和,大雨之中对坎水之力的细微变化异常敏锐,现在既然想把他引出来,那就调动雨势即可。

树林里此时有无数条从树冠汇聚流淌下来的水流,林朔念力一起,方圆百米的无数条水流就在这一瞬间静止下来。

水流刚一静止,不到一秒钟,林朔神情一紧,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咔啦”一声,天上一道雷下来,正中林朔之前依靠的这棵大树上,不仅把树干给劈焦了,甚至直接燃起了火。

这不仅是“天雷之术”,更是“天雷勾地火”。

火一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了滔天的火势,一条火龙在这火势之中窜出,直扑林朔而来。

林朔一拳挥出去,拳头上汇聚了坎水之力,把这条火龙打散了。

坎水遇离火,离火被一下子扑灭,而坎水也不断蒸腾,林朔周围一大片白茫茫的水汽。

刚才还是大雨,这会儿林朔附近雨不下了,而是变成大雾迷蒙的天气。

林朔身在浓雾之中,全神戒备,心想老丈人藏得也太深了,这种战斗方式他从未见过。

不过仔细一想,他就明白了。

雨再大,那也是水滴砸在地面上,这种坎水的运行方式是粗犷的,空间分布也不够细腻。

若是以坎水作为媒介进行感知的话,这跟屏幕分辨率似的,敌人情况就跟打了马赛克一样,只能感知个大概。

所以坎水之力亲和的老丈人,对战斗环境行进了改造,从大雨变成了大雾。

大雾之中,坎水的分布是极为细腻的,清晰度这就上来了,能对敌人的动向一清二楚。

而且雾气屏蔽了视觉,老丈人可以借助坎水感知敌人动向,敌人却是瞎的,这样老丈人“阴八卦”驱动下的“寸光阴”,那几乎就是无敌了。

至于林家人擅长的嗅觉,索敌的时候好用,打架那就指望不上了,气味因子在双方动手的时候杂乱无章。

可此时的苗光启没有料到的是,林朔是会云家炼神的,脑中有信息图景。

所以苗老先生在林朔身后十米现身的时候,林朔是知道的。

然后林朔装不知道,等着。

这短短一秒钟的等待时间,在林朔的念头里无比漫长。

他知道自己正在冒险,因为这种诱敌上钩有个最基本的前提,就是人家上钩之后,自己要真的能制住对方。

要不是制不住,那就是找死。

而阴八卦驱动下的寸光阴,那是快若闪电。

要是自己跟老丈人面对面倒是不怕,可现在背对着对方,返身出招慢半拍,所以这要命的手指头会戳在自己身上哪个部位,林朔就得靠提前去猜。

寸光阴指法,林朔是了解的,所以大概有推断的思路,不过这到底不是百分百的事情,猜错的概率并不小,一旦猜错那就完了。

可这种一对三的局面,林朔没有大多的选择余地,既然有这个机会,那风险自然是要冒的。

一秒钟时间眨眼就过,林朔没等来老丈人的偷袭。

苗光启在林朔身后驻足了一秒钟,稍作观察,然后身子一晃消失了。

大雨重新降临,将林朔周围的雾气冲得一干二净,这场刚刚开始的战斗戛然而止。

林朔摇头苦笑,心想不愧是自己的老丈人,他这一生遭遇强敌无数,战斗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直觉更是敏锐无比。

自己虽然背对着他,可还是被他察觉出了端倪,这是在等他上钩,于是他就没冒险,该撤就撤,绝不拖泥带水。

林朔本以为无论老爷子义兄或者是老丈人,此时都是被控制的状态,脑子没平时那么清楚,结果这一番较量下来,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老猎人一个个精似鬼,可不是苗成云那种傻白甜的对手,自己想借助大雨的掩护个个击破,结果却难如登天。

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林朔脑子里这会儿还没思路,只是眼下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那就是赶紧跑。

刚才这一阵天雷勾地火的,动静太大了,雨声都盖不住,老爷子和义兄肯定正在靠近这里。

再加上老丈人也在附近,此地不宜留。

于是林朔也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大雨之中。

……

山顶上,苗成云盘坐在钩蛇眼鼻之间,直嘬牙花子:

“林朔实在是太菜了,这都没能搞定我家老爷子。”

“就跟换成你你能搞定似的。”云悦心说道。

“我当然能搞定了,我什么演技啊,这要是我背对着我家老头子,他肯定看不出来我在引他上钩。”苗成云说道。

“苗二哥可能会看不出来,不过他真要是对你后背下手,你能挡得住?”云悦心反问道。

苗成云怔了怔,然后理亏地摇摇头:“那是两回事儿。”

云悦心懒得理他了,继续观察着山里的动静。

“老娘,林朔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苗成云的注意力却不在山里,而是在云层之间,这时候说道,“我看这雨快停了,而方圆千里的坎水之力已经被我调到这里来了,再想下雨已经不可能。

这要是没了大雨的掩护,林朔怎么着都活不下去。

所以我刚才的建议,您不妨考虑考虑,林朔这一死你跟林伯伯的感情也就完了,然后你看我家老爷子这股机灵劲儿,他愣是没上林朔的当……”

“你闭嘴!”云悦心打断道,“看下去。”

“哦。”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