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惊世绝俗 书架

第2章 半截铅笔

要说艺术绘画,青羽自认天赋平平,反而是艺术设计这种没有太多束缚的领域让他得心应手。说到艺术学院的硬核科目莫过于素描色彩,这是每个艺术生的基本功。

一般全日制专科院校就要求花整整1年的时间去磨练,然而青羽最头疼的就是素描,画石膏画人物抓形体铺明暗关系总是不理想,但为了平平安安拿到学分还只能多挤时间练习。白天的兼职忙碌,晚上自然得加把劲。

这晚的夜有些静,红楼一个充满传奇故事的地方,一间堆满各种旧石膏的废旧教室里青羽刷刷的在画板上画着。

平日的教学区早已熄灯,唯独红楼作为杂物堆砌的仓库旧楼仍可自由出入及供电,但平时学生老师也很少来这里,这源于学院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

据说学院最早建立在民国时期,学院所处的红楼当时是一个秘密处决审讯进步文人的地方,从一些文人家里搜出的各种藏品文玩用品也会一同堆放在这,金银钱币自然不必说,挑出有价值的东西填满腐败官员的口袋。

当然也有一些不值钱的笔墨纸砚、杂文书信等等被留下随意堆放,直到解放后**才有相关人员来清理余物接管回收。

由于那段历史血腥的审讯处决迫害文人的恶行恶名自然是给这栋楼增添了几分阴深气氛。当然也有胆大的学院前辈。

传闻某半夜在红楼绘画时不经意听到木地板“咯吱咯吱”有人行走的声音,随后从天花板上滴下1滴液体,灯下一看:一滴鲜红的血,抹手上鼻子一闻,浓浓的血腥味!

“胆大”前辈自然魂飞魄散,弃画逃之。之后关于红楼的传闻自然越演越烈,故事的版本也各有不同,大意却是相同的:没事别往红楼去,那是个不详之地。

尽管学生里盛传,随着学院的新楼一幢幢拔地而起,红楼也成了教学教具的堆放地被闲置起来。

青羽从小听过许多乡下山民的各种鬼怪传闻,练就的胆量自然不小,叔叔婶婶家那破杂物房自然无法满足夜晚练习绘画的条件,怎比得上红楼各种教学道具林立来得方便,关键是安静无人打扰。

“噗”半截4B铅笔笔头断了,还是用力太猛的缘故。削铅笔又得浪费些时间,青羽扫了眼石膏底座下的一个木盒子,看起来像个绘画的工具盒,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灰,老式的搭扣颇有些历史。打开木盒子一股霉味扑鼻而来,霉变的颜料、秃头的毛笔.....

咦?又是半截铅笔头,不同的是这支笔头削得锋利,笔杆套的是根铜管,铜管上有些无法辨识的字。看来主人也是个节省之人啊,青羽不禁莞尔。先借来一用吧。

这半截带铜管的铅笔拿在手上有些分量感,在拿它的笔尖排线时青羽能感觉到一种舒畅,一种随意挥洒的快感。

笔尖留在纸上的痕迹隐隐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光,最奇怪的是笔杆握在手上反而显得越画越新,暗黄色的黄铜管隐约有些光亮透出,笔尖在纸上的摩擦也没有丝毫变短。

而这些变化青羽都没有发现,他只感觉今晚的练习非常的顺利,自己的素描水平有了质的提高,画完后清神气爽,要不是明天还得去兼职,他还真想多练习几张留住这种绘画状态。

青羽收好这支给自己带来好“状态”的半截铅笔,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红楼这间杂物室,就在他离开没多久。那个灰尘满满的木盒子“嗒”自然的关上了盖子,一道流光闪过盒面隐约可见几个篆体字:“乾奇孤虚”。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