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惊世绝俗 书架

第270章 急先锋楚平

刘盼跟黄凤英两人行事也算雷厉风行,青羽与蓝君如腻歪了半个月后从G岛回GD军区就听到刘斌在自己跟前搭话:“尊上,这文化传媒领域近期是风卷云涌精彩大戏不断啊,嘿嘿……”

“你这是看热闹不怕事大,不好好整治一下这帮孙子。这最后真男人都得在军营里磨炼那华夏大陆成什么样子了。”青羽淡淡说道。

“那是,这些年这领域乌烟瘴气的看得就让人火大。这几天什么文联什么鬼协会的跑到老爷子那里诉苦被我们轰了出去。”刘斌若有其事的说道。

“嘿,你这夹公带私话里有话,几个意思啊?斌哥!”青羽笑着问道。

“尊上,我哪敢!早年呢文联那边有些老人与老爷子有些交情,什么书画协会反正我也不懂,估计是仗着这份交情吧,所以才敢上门求盏指路明灯,我先声明啊,可没有一丝要添堵的意思。”刘斌赶紧撇清,那声“斌哥”可是折煞他也,今非昔比刘家的辉煌都是吴青羽给的,自己哪敢造次。

“嘿,紧张什么,又没说你有责任。指路明灯也不是没有,自己人管不了现在我揽旭管了,那么就好好配合工作,别做那些没有意义的小动作,洗干净等着或许下刀轻些。”青羽的话让刘斌心里一寒,这龙组尊上看来是动真格的,早年据说他也是搞艺术出身,估计对这种乱象积怨已久,还是小心为妙。

“明白,我一定传达到尊上的指示。”刘斌正色答道。

“行了,别玩这种客套,一起喝酒去。”青羽笑道。青羽的话让刘斌大大松了口气,自己也是多嘴差点翻车。

晚上一行人GD小霸王楚平、刘斌、青羽、洛碧云四人在一家高档的会所里喝酒聊天。有些日子没回GD了,洛碧云自然是喜出望外,如今乖巧的在一旁伺候着让刘斌啧啧称奇羡慕不已。不过龙组尊上也的确配得上这样的享受,男女之事嘛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楚平还在玩车?”青羽随意的问道。

“尊上,那玩意我戒了,现在学做做生意什么的,揽旭这边不也得帮衬着洛总么。”楚平不敢像往日这么大大咧咧,父亲楚铭泽准备升上去了,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自己这种纨绔子弟哪敢胡言乱语。

“我说你们一个两个的,别老是尊上尊上的,叫羽哥,生分什么!”青羽喝了口酒眉头微皱。

楚平尴尬的看了一眼刘斌,示意求助。“反正青羽开口了,我们也就放肆一把,嘿嘿。”刘斌明白青羽的用意,高处不胜寒谁也不希望权利把自己变成孤家寡人。

“羽哥,听说近来文化圈风声鹤唳,是不是有什么好的生意关照,嘿嘿。”楚平壮着胆子问,这也是他父亲楚铭泽让儿子问的,这里面有些学问,楚家不像刘家一样早早就跟青羽建立非常紧密的关系,楚平算是小辈在与青羽相处的过程中也往往属于配角打杂的边角料角色,楚铭泽要爬得更高走得更远就必须夯实这层关系。

这“关照”一词就是希望做马前卒,有活你尽管吩咐,楚家全力支持配合,反正楚平还年轻能在龙组尊上麾下历练那是他的福分。所以这就是其中的潜台词。

青羽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除了刘盼在主导揽旭传媒的事情外,的确需要一些案例作为风向标作为配合和彰显。如果说第一把刀砍下流量经济有些人措不及防,那么第二把刀下去的时候就会有人有了防备,关键文化圈大多都是拿笔杆子的,口诛笔伐攻心为主,光靠雷霆手段还不行,还得攻心。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能让这群人闭嘴,路子都敢跑到刘家那里了,还有什么事他们做不出。

“活倒有一个,揽旭传媒在这边有个小的上市集团,目前收购了许多出版社和一些影视公司,我需要用这把小刀切入某些人或者圈子的心脏,做到警示作用。当然同时要立个标杆做个榜样!这样的活你感不感兴趣?”青羽摇了摇手中的酒杯说道。

“羽哥,让我试试吧!我虽然看起来没脑子,但是我会努力学习的,而且不也有洛总和斌哥帮看着吗?你放心,一定给你整得漂漂亮亮的。嘿嘿!”楚平自告奋勇要做这个急先锋。

“青羽,楚平这几年成长得很快,给他一个机会相信将来也可以独挡一面,我觉得可以试试。当然还是你说了算。”刘斌非常谨慎的把握说话的尺度,逾越是大忌。

“青羽,小楚这些年也帮我不少,GD这边鱼龙混杂,揽旭树大招风,一些小猫小狗的都是他帮摆平的,当然他也是股东之一职责所在,但总体还是挺上进的。”洛碧云笑着适实的帮说话,楚平递来感激的眼神。

“行吧,楚平这事就交给你,具体你跟揽旭传媒的刘盼联系,当然碧云这边会负责协调。记住这个小上市公司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下面的大小分公司也有不少,你如何运用它们发力就看你的水平了。另外我不希望在影视这块沾上那些戏子的晦气。”

这是青羽给楚平提的一个醒,年轻血气方刚正是容易受到诱惑的年纪,女人特别是会演戏的女人很容易让楚平陷入里面,这里面的水很深也很脏。

“羽哥,您放心,我会时刻保持警惕的,糖衣炮弹没那么容易打倒我。”楚平拍胸脯保证道。

“想想也是,你从小就丰衣足食的,女人也不缺,一般的戏子也入不了你的眼,哈哈……”青羽开怀笑说道。楚平有些不好意思,回想起当初跟青羽扯犊子时候的事红着脸腼腆的说道:“那时候年轻不懂事,羽哥放过我吧!”

这种求饶反而让青羽放松,朋友间不应该太拘束于身份,否则就很难有知心的朋友,说什么都如履薄冰的那友谊就变味了。

推荐